jump to navigation

用八十後的快樂抗爭排遣家國悲情 三月 28, 2010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Uncategorized.
trackback

用八十後的快樂抗爭排遣家國悲情
蔡淑芳 2010.2.17

近月參與多次公民抗爭的社會運動,走進八十後的世代圈子中,用快樂抗爭的行為藝術,自發切入協作互動,自主探索行動模式,自覺整合多元意見,自願同謀聚眾力量。一波接一波的起伏浪潮,孕育衍生創意,引導轉化思想,透過網絡組群,構成獨特的生命共同體,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慈悲利他,公義正氣,香港新一代公民社會運動逐漸成型。

「反高鐵」行動後,大伙兒仍然惦念着菜園村的不遷不拆,預期十月最後決戰死守護村。二月六日星期六,「反高鐵大聯盟」邀約網友訪村參觀,我跟隨由朱凱廸親自帶領的導賞團,直至晚上品嘗村民精心預備的團年飯。經朱凱廸深入淺出的介紹,我認識到這簡陋小村落的人文歷史和地理環境,社區變遷和村民生活。他們是四九年大陸變色逃難來港的小農,即外來的非原居民,紮根石崗五十多年,聚居組成純樸勤奮的自助社群,悉心保育這片荒蕪貧瘠的土地。村民辛苦耕耘留住今日城市高速發展下已逐漸消失的菜園生活模式,建立美好家園的護土意識,共享環境資源和維持生態平衡。他們感動了無數在冰冷石屎森林長大的年青一代,慢慢發展成雙向保育社區發展的共識,牽動起連串包圍立法會的苦行、斷食、護村、圍城等本土社區公民運動。

當我走進這聞名多時的菜園村時,並不感到鄉村小屋特別親切,也沒覺得河水林木稀罕迷人。然而,這微不足道的地方可貴之處,在於個人和社群的無私協作,家園和土地的溫暖踏實,人情和物事的樸素認真,構築起彼此同心同德互助互愛的關係網。朱凱廸的堅持融進了一份難得的真情,與村民共同執著菜園村不遷不拆的護村原則,包括要保留這幾十年來所建立的家園和社區網絡;與子女共住、老有所依的大家庭環境;對菜園村及周圍環境的熟悉感和連繫;耕住合一的生活模式;與植物和動物共融的環境。

然而,一條造價高達六六九億元,僅二十六公里長的廣深廣高鐵,卻要硬生生的割斷摧毀這塊保留原始生態而仍然有人居住耕作的小村落。鄰近周邊一大片原居民棄置的露天貨櫃車場,和解放軍接管空置的偌大石崗軍營,卻毋須改變用途或者移走拆遷,唯獨小小的菜園村卻要被政府收地徵用作建設高鐵的車廠和緊急救護站。通過網絡連結而來曾一起中環苦行的網友,認同愛香港、愛土地,愛自然,愛公義等基本原則,沒有冷眼旁觀,坐以待斃。一月十六日萬人圍城後,便再有數百人一呼百應,到菜園村與村民共渡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團年飯,大家深刻體會到人際交往之間,鄙棄見利忘義的矯情造作,流露了重情有義的社群大愛。同在的氣息,不是抽象概念,無法化妝偽飾。組群的呼吸,感應互動,相契相入。對鏡頭前面特首翻臉的虛張聲勢不以為然;對電腦屏幕中高官面書(facebook)的玩弄民意一笑置之。

特首高官習慣性的逃避群眾,拒絕露面,害怕與年青一代社群直接對話,他們還以為擇同日早上借助面書開設的組群(facebook groups),限三小時內草草收集網民意見便可取代社區民意諮詢。不問世事的高薪庸官,當然不曉得互聯網的群組已經超越虛擬空間,突破模擬界域;既得利益的特權富商,自以為圈地自肥層層盤剝下的收購吞併可以壟斷功利社會,奴役世代眾生。

其實,民間已經覺醒,我們在僅餘無多的有限資源,和借來的短暫時空,儘管在互聯網經歷過黑客入侵、郵箱被盜、附件播毒和網頁轟炸等各式各樣的惡意破壞,但是對現實世界的真假正偽,已養成了一種鑑別和防衛的能力,正如國內網絡翻牆技術的普遍,和推特圍觀網友的行動一樣,我們透過面書組群(facebook groups)和推特標籤(twitter search),成功運用網絡即時性的互傳功能,召集和廣傳行動訊息,報導和攝錄實況場景,當中沒有一套現成的固定做法,容許網民千變萬化的不斷推演,臨場還可以加添新意無限延伸,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群隨時現身湊近聚眾。

八十後形成的新一代組群,神出鬼沒,敢作敢為。他們的優勢是精力無窮,沒有成見顧忌,不會循規蹈矩。相反,五十後親歷社會變遷,是已經走進建制的社群,歷史傳統黨派等包袱負擔沉重,只能因應事件選擇性現形,或針對人物主動地獻身。我便是因「六四」情結的牽絆太過深沉,為劉曉波和譚作人等身陷以言入罪的文字獄傷痛悲泣,面對苦難國土的沉淪絕望不已,感應人間氣息將盡而哀怨游離。我願為劉曉波闖關投案,幕前的推手是來自天人下凡的活佛天使;我願為譚作人苦行斷食,背後的支撐緣於天災人禍的死難亡靈。

二月九日,我和潘惠蓮相約到中聯辦門前控訴宣判譚作人,她禁語落髮,我斷食苦行。一群八十後伴隨左右,沿途宣讀譚作人的最後陳述,但願這是先行者赴義,再沒有後來者蒙難。我們只簡單宣示行動的目的和心聲:

禁語-抗議言論入罪,向「八九六四」和「五一二地震」的死難者默哀。
落髮-抗議無法無天,向所有被莫須有罪名繫獄的中國政治良心犯致敬。
斷食-因為國家有病,向中共強權說不,拒絕暴政毒害,淨化公民社會。
苦行-因為人間有情,向天地祈福敬拜,祝願中國人可以回家吃團年飯。

沒想到成都法院重判譚作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五年有期徒刑和三年剝奪政治權利。罪證只是一篇在海外發表紀念「六四」的文章:《1989:見證最後的美麗——一個目擊者的廣場日記》,宣判沒有提及他所從事的地震死難學生公民調查,亦不觸及有關彭州石化的地方貪腐勢力,以及破壞環境地質的利益集團開發工程。中共隻手遮天,隱蔽真相,杜絕追查和揭露地震天災的人禍因素,為掩蓋「六四」血腥屠城的罪行,貫徹始終,殺人滅口,把目擊者譚作人打進囹圄,把拒絕遺忘的證詞,構陷成民族恥辱柱上血淚未乾的罪狀,中國人的良心一再遭受無情的輾碎。

八十後發起闖關行動的黃平欣,為我製作掛在身前背後寫着「苦行療傷」和「釋放譚作人」的黑底白字布條,嘹亮地喊出「維權無罪」和「釋放所有政治良心犯」的口號。在羅湖橋上被掩口強行拉進深圳邊境的泰歷,為我敲鐘提示苦行跪拜的步伐。我收拾起潘惠蓮的落髮,用象徵民主自由的黃布包起來,莊嚴肅穆地捧髮苦行,九步一跪,繞中聯辦一圈,腦海空白一片,只默念譚作人文章的語句:「心、就是给予。伴随着一滴眼泪,一支歌曲。」「我所做的一切,無非是盡一個公民的義務:堅守常識,說出真話。如此而已。良心和勇氣,是公民社會之魂。」我,不想作精神囚徒,不願作廣場活碑,我要堂堂正正,踏踏實實的作人。

我們這五人組成的苦行隊伍,都是在香港的上訪路結識的。經過歷次抗爭後,中聯辦門前佈滿警察,封鎖包圍示威小眾,窄窄的行人道架起三重鐵馬,間隔出方寸空間的示威區。守衛森嚴的鐵閘,再也不許我們掛上絲帶和示威物品了。我跪在中聯辦前面,要求中聯辦派代表接收抗議信,容許我們掛上示威布條請願。然而,無論我跪多久都不會有任何結果。苦行下跪,不是向強權折腰屈膝;黎民百姓,無權力者的訴求,僅僅是和平請願,善意祈福。

門緊閉着,淤塞民情。心靈傷透,膝蓋疼痛。代我傳話的警察表示,中聯辦不會有代表出來接信,他無能為力了。我站起身,要自己想辦法將抗議中共無法無天的示威物品抛進中聯辦內。我們嘗試把請願信摺成紙飛機可惜飛不進去,於是八十後的小伙自告奮勇想前來助我一臂之力,但卻遇到警察攔阻並強推壓倒地上。待他們突圍趕來,接過我捧在手上的黃布包,成功抛擲進去,黃布內的頭髮,撞在高掛國旗的旗桿,完好滑進鐵閘內,守衛中聯辦的保安急忙把象徵「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黃布包推擠出鐵閘外。這真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國家,中聯辦不願意代表中央政府機關收集民意,難道是要推迫我們再度犯險闖關直接回國抗議?

我留守中聯辦門外斷食靜坐,感謝還有八十後的小伙陸續前來支持打氣。我們談起中聯辦剪絲帶和拒收請願信,總想追問西環這座「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是啥東西?為甚麼一些人扶老攜幼或送禮運貨的可以自由出入暢通無阻,而我們想行前踏進或示威請願就是擅闖「私人地方」有可能遭刑事檢控?我向現場調解的警察說,如果是因為去年聖誕曾經發生推撞有人跌倒受傷,我願意道歉,但造成衝突的始作俑者,是中聯辦惡保安剪傷示威者的手指,阻止我們綁上黃絲帶,而我行入閘內曾被推倒,也算是受害者,我們已經報案並願意作證配合調查,警方何必嚴密佈防,為難以後陸續有來的示威者呢?我們的請願一直堅持和平理性,無謂重重攔阻,浪費警力,窒礙市民自由表達的權利吧!

無可否認,香港警察尊重我個人的行為,對我以禮相待,我亦同意盡量合作以維持示威區內的秩序。可是,他們對隨行的八十後小伙伴卻諸多刁難,惡言恐嚇,粗暴欺凌,甚至當場面失控時,不惜製造違法抗暴的情景,事後砌詞襲警突擊拘控無理打壓。面對中共的強權暴政,看見人間慘案迫害忠良,有人性血氣的都會見義勇為,敢於行動,奮起抗爭,以體現公民力量,這是社會的良知,我們是良民,不是暴民。當前中共的暴行和中聯辦的醜態,大家有目共睹,我們並無意圖亦無能力推翻國家現政權,只想維護一國兩制,我衷心希望香港警察能緊守崗位站在港人這邊,捍衛自由制度,不屈從獨裁專制。

我們守到中聯辦降下國旗,一起高喊口號:「譚作人無罪」、「釋放劉曉波」、「抗議中共無法無天」、「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共產黨下台」、「中共倒台」。我和譚作人、劉曉波都是親歷「六四」,一同撤離廣場的倖存者,廿年來這道民族傷口,不允公開表白,不獲治理療傷。譚作人見證美麗,劉曉波見證苦難,我見證黑暗。幽閉的亡靈不時在我身旁喚我,隱忍深埋的傷痛我沒法忘卻。我們「陪着整個民族受難」,無愧無悔。年年月月,穿越千千萬萬維園燭光的悼念餘輝,映照無數逐漸顯現的「廣場活碑」,無畏無懼,誓要向屠城殺人的中共政權,討回一個公道而已。當香港的孩子快樂抗爭,站出來維權守護本土家園時,我也逐漸增強能量克服恐懼,豁出去阻擋獨裁政權暴力殘害吾國吾民。

我持續斷食五日,淚不住的流,沖刷淨化心靈的憂悒鬱結,身體的疼痛逐漸消減了。今日,我們堅持有尊嚴地站起來,認清凌虐在集團包庇下全國黑惡的貪腐罪行,揭發龜縮在國徽下地下組織的霸權暴政,譴責招搖在國旗下共產黨員的可恥言論。我們香港人,光明正大,護法守城,不會退縮,直待到這面染血國旗自行滑落,向六十年來億萬受害同胞道歉謝罪。香港公民社會的下一輪行動,是即將進行的「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的民主運動,我們珍惜手上得來不易代表「良知」的一張選票,要充份發揮「正義」公民可以為之的「不流血」和平變革的群眾力量。

參考文章

蔡咏梅:香港人為譚作人落髮,斷食和苦行(多图)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3392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