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6.4 香港記者六四在北京的最後一篇報導 五月 6,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六月屠城.
Tags: , , , ,
trackback

(按:有關六月二日四名知識分子的絕食及六月三日軍隊入城的風聲鶴唳的採訪報導稿件已經散佚,原因是六月四日凌晨,不少記者返回北京飯店時遭到軍警搜身毆打和充公菲林,同事擔心軍管後巡房抄查,匆匆地在酒店廁所將採訪稿等資料和學生傳單等重要文件全部燒燬。這是我在六月四日匆匆忙忙傳真回報館的最後一篇北京採訪報導)

890604_fire1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北京「六四」大屠殺,一夜的瘋狂殺戮後,早上仍不斷有亂槍掃射,市面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天安門廣場清場的工作在五時半左右完成,靜坐學生在有秩序的撤離過程中,戒嚴部隊沒有放過任何驅趕學生的機會,見人就用木棍揮打。

學生被迫撤退到天安門廣場的南面出口,學生本來想繼續遊行,但戒嚴部隊不斷湧進,令學生完全沒有退路,不少同學還在這個時候被打死。

從昨晚起,北京市四周都有發生過軍民衝突,晚上十時軍事博物館有軍隊用衝鋒槍射殺學生和市民。凌晨一時許,西單有衝突和死傷;二時,公安局也有防暴警察用盾牌與市民對立;二時許,坦克車從西邊駛往長安街,裝甲軍則從東邊駛往天安門。

記者在天安門廣場上了解實況,在一時許天安門南面不斷有訊號彈發放;接近二時,四周槍聲不絕;二時許,戒嚴部隊出動,向廣場邁去,不斷有開槍事件,亂槍掃射後有人倒下受傷死亡。

三時十五分,知識界四人絕食代表發出緊急呼籲,叫解放軍放下武器,不能繼續屠殺人民,又表示願與軍隊指揮談判,勸服學生有秩序地撤離廣場。他們表示現在不能再流血了。

四時正,天安門廣場全部街燈被截斷電源,廣播台希望學生冷靜,堅守廣場,原地靜坐,隨後播放國際歌。

四時二十五分,群眾聲援隊進入廣場,齊喊「中國人站起來」。

四時二十七分,侯德健代表絕食團懇請學生不要留在廣場,他表示這場運動已取得大勝利,他相信廣場上的所有人都是民族精英,亦不怕死。但他希望大家死也要死得有價值,所以他們跟解放軍談判了,並希望不再有流血,所以同意全場學生、市民都撤離,因為戒嚴部隊一定要在清晨必須清理廣場。

他勸諭同學和市民往南面撤,又表示,他們會等到廣場上的人都撤走後,他們才最後離開。其他三位絕食者劉曉波、高新和周舵都表示同意這決定。

四時三十分,天安門的街燈全都重亮了。工人自治會一位常委也在廣播上發言,表示同學、市民傷亡無數,軍隊是無人性的,所以不能再存幻想及作無謂犧牲,希望同學保留革命力量,撤離廣場。

四時四十五分,一批戒嚴部隊進入廣場中央,栽折學生旗幟及衝上人民英雄紀念碑,軍隊不斷有開槍,同學齊喊:「不可還手」。市民則喊:「人民軍隊,不打人民」。

軍隊佔領紀念碑後,不斷槍擊廣播台的喇叭,子彈射中紀念碑發出火花,市民喊:「不可打紀念碑」。

四時五十分,學生開始自紀念碑撤退,一批批很有秩序地離開。戒嚴部隊肆意地破壞紀念碑前的帳篷和布條橫額,而且不斷還有開槍。

五時,坦克車從外圍往裡面駛進,輾毀廣場上的所有帳幕,也不理會帳幕內是否有人。坦克車後面,再有一大批戒嚴部隊向前衝,學生已開始不斷後退。

五時十分,來不及趕快撤走的同學被擠,秩序混亂,有學生被推倒,接近戒嚴部隊的同學全部遭殃,軍隊在地上拾起搭帳篷的木棍向同學揮打,毫不留手,很多同學被打流血。

五時二十分,大多數廣場學生都已撤到歷史博物館的左側,一直向南面走,有女同學瘋狂地喊叫,受不了這恐怖的悲劇;有同學不願離去,他寧願死守。

五時二十五分,撤走的同學手持旗幟,打算向南遊行。

五時三十三分,有另一批戒嚴部隊從南面前門口一帶湧出來,向天安門方向跑去,市民很憤怒地向軍隊擲石塊。

五時五十分,前門東大街尾的地鐵站,再有不少部隊湧出來。

至八時為止,往南撤的同學無路可跑,四周都有軍隊堵住,有同學被槍傷及死亡。

890604_08890604_10890604_03 (這是天安門廣場救護站的最後急救傷者的情況)

廣告

迴響»

1. chonger - 十二月 27, 2009

滔天罪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