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5.30 天安門廣場豎立民主女神像 五月 5,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政局分析, 五月學潮.
Tags: , , , , ,
trackback

19-e5bba3e5a0b4e5a5b3e7a59ee5bbbae68890天安門廣場豎立民主女神像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日

二十九日晚上,北京天安門廣場豎立起一座名為「民主女神」的塑像,該塑像由中央美術學院二十多名塑像系學生日以繼夜地合作創造,共花去三日三夜的時間才完成。

「民主女神」是仿效美國「自由神像」而作的,由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撥款及委托中央美術學院學生創制,本來要求跟美國自由神像一模一樣,不過中美院學生認為完全倣制這樣的神像可能會引起誤會,而且他們亦希望創造一件能體現這次運動的塑像,所以經協商後塑造了這座希臘式女神像來。


這座安放在天安門廣場中央的民主女神,將會莊嚴肅穆地站立,高舉合手持著代表民主光芒的火炬,以堅定及有朝氣的面孔體現年青人的力量。

ph89_3r_35_26-e890bde68890

女神像主要用發泡膠材料塑成,外圍用紗布石膏包住,在運抵天安門廣場後會貫注石膏,令神人能不怕風吹雨打,仍能穩妥地屹立。

三十日,天安門廣場正中央徹夜安放好「民主女神」後,隨即舉行揭幕儀式,廣場四周大約有六至七萬群眾圍觀,他們對女神像抱很大的興趣。

19-35_21「民主女神」高十米,昨晚在中央美術學院完成部件後,運到廣場便引起了北京市民的圍觀熱情,通宵觀看安裝過程,不願散去。中美院先搭起棚架,逐個部件安裝,工程龐大,亦帶有危險性,所以不斷有廣播嚴禁記者拍照,及不許群眾點火抽煙,怕觸及易燃品。

白色的民主女神像在清晨六時安裝妥當,被紅藍兩色大綢布條包住頭身,正式開幕儀式時徐徐拉下來後之後,象徵民主的永恒性塑像就會屹立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和天安門毛像中間,分庭伉儷,成為備受觸目的偉大民間集體創作,充份表現是次爭取民主的愛國運動的純潔力量。

六月一日,北京高校自治聯合會繼正式將「民主女神」塑像樹立在天安門正中央後,宣布下一步行動將會建議在人民英雄紀念碑上掛上三幅大布條,中間寫上「民主、自由」,兩旁分別掛「全民追求民主」及「不自由、毋寧死」。

北高聯計劃在近一、兩日內就掛上布條,以表示不撤離天安門廣場的決心及堅定的立場。現時,北高聯正進行廣場整頓工作,及勸諭外省同學離開,改善廣場衛生情況。

現階段,北高聯會在天安門廣場開始將各地赴京同學的自治會組織起來,然後會成立全國高聯。不過,由於外地高聯表現頗不成熟,所以北京各高校將會派同學到外省協助他們把組織搞好。

學生運動的進展已踏入準備作長期抗戰的奮鬥,因為運動本身將會關係到中國的前途和世界和平,所以北高聯希望世界各地發動輿論,對付李鵬政府。

此外,有跡象顯示.曾積極為保護學生而走上街頭的北京市民已開始有內部整肅的問題出現,據悉從上級下達的黑名單中,總共已有五百人榜上有名。

北高聯表示,學生和市民會堅決地站在同一戰線上,當市民有難,學生肯定會保護及聲援市民。據知,凌晨時有三名工人被公安抓去,所以北高聯立即派請願隊及敢死隊前往請願。

另一方面,北高聯又呼籲海外捐款請儘量以提供實際物資為主,同時在天安門廣場上已成立海外資源聯誼會,負責接待海外赴京人士及處理帶來物資的管理。同時,來自香港及台灣的捐款亦頗多,他們呼籲香港及台灣最好能各自成立分會,有專人負責統一捐款,與海外資源聯誼會保持消息方面的聯繫。

他們又表示,捐款切不可通過紅十字會轉交,最好能以物資轉運來京,現時北高聯最欠缺的物資主要是:無線電話機、對講機、傳真機、複印機、油印機、文具用品、綜合維他命丸和雞精等補品、即食麵、罐頭食品、音響器材、喇叭、汽車及摩托車等,希望海外捐款能以購買此等物資,轉運到北京京給他們實質的幫忙。

...

又訊:北京電視新聞播出兩段針對民主女神被放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強烈不滿,指責此乃未經批准的,又引述一市民的書面意見,及發表天安門管理處的聲明。

該市民為中央某設計院的一名知識份子,他對市政府提供書面意見,表示天安門乃新中國的象徵,只有英雄前輩的紀念碑才能體現為自由民主奮鬥的意志。那些口口聲聲要求民主、自由的人,未徵求過全國及全部人民的同意,便把自己意志強力於別人。並指出這是中國而非美國,即使在美國也不容許在國會大廈前隨意塑造神像,所以促請市政府採取強烈措施,制止這種無法無天及強加民意的做法。他又認為,這屬於非法建造,恐怕對於想到天安門瞻望英雄紀念碑的人來說,會有不健康的影響,所以強烈要求市政府盡快解決。

至於天安門管理處的聲明則表示,天安門廣場是國家進行政治性集會及迎賓活動的重要場所,是非常莊嚴肅穆的地方,因此堅決反對一些人把女神像放在廣場上。聲明認為這是對國家尊嚴及民主形象的污辱及踐踏。

...
北高聯財政部交代財政狀況

北京高校自治聯合會財政部承認在五月二十九日前,他們在處理財務方面相當混亂,不過他們會成立財務監察小組,就絕食運動後的所有財務工作進行清理,將收支定期公開,所花的每一分錢都會向海內外同胞交代。

北高聯財政部負責人陸明霞對本報表示,財務部小組在五月二十九日成立,共有十五位來自各院校具專業才能的同學組成,分成會計處、出納處、募捐處及辦公室。同時,又會成立獨立於財政部以外的監察小組,就捐款及財務等一切工作都作監督。

對北高聯財政部曾出現混亂,他解釋原因是絕食行動後的一切發生得很突然,同學們沒想到海內外的支持會這麼熱烈,因此也沒有作好接受大筆捐款的準備。此外,由於絕食期間,廣場情況特殊,人員流動快,再加上接受捐款的渠道很多,除北高聯外,各院校、絕食團、紅十字會等都有接受捐款,因此無可避免出現帳目交收的混亂情況。

他又說,在戒嚴令剛發出期間,由於形勢緊張,對募捐回來的捐款無法即時清點,又怕經費給搜去及搶走,於是一袋袋不知數額的捐款都分散給同學保管,這裡可能有些捐款對不上了,亦難保證所有管錢的都沒貪污,但也只能憑大家的良心,希望海內外各界人士諒解當時的混亂情況。

他表示,現時財政部整頓後,基本上已可以慢慢控制到財務及捐款管理情況,他們有決心把財政工作搞好,將來會採取公開制度,任何人都可以審查他們的財政情況,亦肯定會定期公開收支的報告。

對財務問題的混亂,他深表歉意,因此他們會努力將財政部的組織健全化及系統化。不過,他亦擔心,由於北高聯在合法程序方面仍未獲官方承認,因此募捐得來的款額沒法在銀行開設帳號,亦沒有政府在法律上具效力及承認的圖章,恐怕入數會有麻煩及人們沒信心交來捐款。

同時,他表示已作最壞打算,相信政府會逐步向工人,各界人士及北高聯埋手,財政部將首當其衝,被視為非法銀行收納捐款或者在經費方面先加以控制,隨時可以指控檢舉和取締北高聯後被迫解散了。

他說,財政部現時全部收入約有一百萬元人民幣,其中只剩下三十多萬元可以使用。他相信這筆款項可以維持幾天的開支,將來應該會有更多捐款。

他希望現時各院校的捐款最好能夠有統一系統,由北高聯負責作為統一的組織機構,然後海外亦設立各自的統一機構,方便消息的聯繫及捐款的轉移。如果北高聯的組織完善化後,便將會在良好的基礎下成立全國高校自治聯合會,統一處理民主基金的帳目,以便為民運的持久戰做好準備。

北大三角地大字報評論政局

四十年了,究竟誰制造動亂

北大三角地近日又陸續張貼了不少關於政治局勢分析的大字報,其中一篇為「四十年了,究竟誰制造動亂」,從五七年的反右運動,五八年的五年大躍進,六六年起的十年文革,八三年的冤假錯案,八七年的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八八年的闖物價關,都可以證明種種的動亂都並非學生、百姓造成,而是極少數極少數造成的。

該大字報稱:「中央政治局裡的壞人,有長鬍子的,有不長鬍子的;有禿頭的,有留長髮的;有耍流氓的,有倒買倒賣的;有智能低下,胡說八道,有道貌岸然,口是心非的。實踐證明,動亂之源──是中央政治局內的『一小撮』竊取了黨政權力的人。」

另外又有一篇關於「保守勢力以哪些人為代表」的短文,表示保守勢力主要人物是李鵬,楊尚昆,陳雲,彭真,王震,李先念,薄一波,喬石,姚依林等人,但這些人卻得到了鄧小平的支持。

文章指出,保守派人士反對否定四二六社論,反對趙紫陽在「五四」青年節,在亞銀及關於學運的講話,終於趙被迫辭職。

...
老人政治與極權主義的政治雙簧

另有一篇名為「評『老人政治』與『極權主義』的政治雙簧」,鞭撻中共政治現狀的醜態,原文抄錄如下:

在當代中國,老人政治和極權主義兩具政治僵屍聯袂而行,滑滑稽稽地上了一幕幕的政治鬧劇。

極權主義把政治上平庸無能的李鵬之流推上政治舞台,通過形形色色的裙帶,密密麻麻地織成一張自中央到地方的權力網,把共和國的政治集中於一小撮不思進取,權欲膨脹的極權之手,這個極權集團又擁老人以令「諸侯」,把黨政軍的最後決策權拱手交給一位「總設計師」,總設計師喜怒無常,於是共和國的政治風雲,全然繫在一位「旗手」的喜怒哀樂之上。

反過來,老人政治對極權主義亦有「投桃報李」之舉,以老人政治慣有的愚頑和粗暴,對於自由自尊的腦袋左一個「一小撮製造動亂」,右一個「反黨反社會主義集團」,咆哮如雷,令人重溫起七六年毛澤東一句「反擊右傾翻案風」,即可扭轉乾坤的迷夢,聰明的老人,同時又以老人政治慣有的「文武之道,一張一弛」之古訓,重溫起一手「槍打出頭鳥」,一手撫摸愚弄群眾的歷史舊夢。最大的失誤是在思想教育說穿了是「愚民」做得不夠,愚民+高壓+鐵杆極權集團,何愁不安定團結。

當今之世,民主風潮席捲全球,倒行逆施必將為歷史之輪輾韲粉。

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
卓然報導北京城軍隊佈署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日

昨日首都正度過戒嚴後的第十一日。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與在北京四周的軍隊,都已安營作寨,準備長期堅守,無任何撤退的跡象。據軍方透露的消息稱,到五月三十日,從各軍區調到北京的軍隊已近三十萬人。最近到達的解放軍部隊,可能是中蒙邊境撤下來的一部份機械化兵種,包括導彈部隊(中共兵種是第二砲兵)。昨天自北京的北郊進城的農民說,他在京承(德)公路上,看到裝載導彈的軍車在夜間往南開,這種導彈是他們十年前在國慶卅周年閱兵遊行時看到過的。

又訊:調集北京的解放軍戒嚴部隊,現已在城市四周基本上佈署完畢,安營作寨,作較長期的駐守待命。按戒嚴總指揮部的規定,每一士兵,每日發給津貼六元,其中五元是伙食補貼(因北京地區物價遠比西北地區高),一元零化錢。如按三十萬士兵計算,戒嚴部隊多在北京一天,即需此項津貼費一百八十萬元。如戒嚴延期一個月,國庫就要多支付額外軍費五千四百萬元。

據昨日晚間仍能獲得趙紫陽現狀的消息人士稱:經醫生檢查,趙紫陽患有心肌供血不足的病症,需要隔籬治療,作充分休息。目前症狀尚未有惡化,亦未住進醫院。
(卓然報導)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