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5.23 毛像被潑墨及廣場情況的採訪報導 五月 5,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戒嚴令下, 採訪報導.
Tags: , , , ,
trackback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毛像被潑墨

523-e59f8ee6a893e6af9be5838fe8a2abe8938be4b88ae5b886e5b883e5be8ce9a2a8e99bb2e8ae8ae5b9bb
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掛像下午被三名裝扮成學生模樣的,額前圍上紅頭巾的可疑人物,撥上雞蛋和混合紅黑色的墨汁,該三人及後被體育學院的學生糾察隊長捉住,送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審問。由於毛像遭惡意弄污,官方人員旋即用綠色帆布將掛畫全部覆蓋。

據廣場上的學生糾察透露,其中一名被捕的可疑人物為喻冬岳,年齡三十多歲,報稱為湖南瀏陽日報記者,記者證號碼為03808。就現場發現所知,此人與另外二人均曾向毛像撥上紅、黑色的墨水,毛像因此被弄髒,在毛像的左下方,及面額等部份均有明顯墨跡。

此三名蓄意破壞而又別有用心者,當場被糾察隊逮住,帶往人民英雄紀念碑司領台審問,具體動機如何仍在調查中,不過他們所出示的身份證及記者證均不虛假。

523-e59f8ee6a893e6af9be5838fe8a2abe692a5e79a84e79691e78aaf
大約在北京時間三時半左右,毛像給官方人員利用雲梯及登上天安門城樓上面的工作人員,合力用綠色帆布給整幅毛像覆蓋。毛像被弄污後,學生立刻豎上一條橫額寫上:「這不是人民學生幹的。」

據現場觀察,群眾對此破壞行為極為不滿及憤怒,認為這是有辱國家及黨的象徵,所以學生及群眾都嚴禁在場的人士拍照,其中一名外國人士不理會群眾喝止,站在高處連拍多張,立刻被群眾圍住及企圖毆打,又喝令要拆菲林,後給學生協助調解才把他放走。

一名學生對記者表示,無論是人民、群眾和學生都不希望有此等亂事發生,尤其是此有藉口給政府抓把柄。

正當毛像被弄污及蓋上帆布後,北京天氣由晴轉陰,並忽然間刮起了大風沙,隨即一片萬馬齊瘖的景象便籠罩着整個北京城,然後便下着滂沱大雨,人群四散避雨。

e9a2a8e99ba8e4b8ade79a84e5bba3e5a0b4-e59c93e58589e9bb9e
...
遊行隊伍

北京市在第四天的戒嚴令下,仍有數十萬人上街遊行,遊行隊伍由下午一時半出發,約三時左右在天安門廣場四周列隊遊行。是次遊行隊伍主要有中國直屬機關、外交部、民盟、中國金融界、航天部、中國藝術研究院、知識分子、新聞界等,同時又有不少外省學生參加是次遊行。

e69797e6b5b7e4b8ade79a84e58c97e4baace5a4a9e5ae89e99680e88887e4babae6b0911
遊行隊伍的口號及旗幟全部都是針對李鵬,有大幅橫額寫上:「四海翻騰喚民主,五洲震蕩除李鵬」、「現在到底是誰怕誰?」、「抗議戒嚴,要求民主」、「反對軍管」、「反對暴政」、「李鵬─人民將審判你」、「要求人大罷免李鵬」等。

由於北京時間四時左右,天氣轉變很大,既刮大風又下暴雨,廣場上的靜坐學生和廣場外的遊行隊伍都給風雨橫掃,氣溫急劇驟降,靜坐同學瑟縮顫抖,有些同學冒著雨仍搖旗挑戰風雨的無情,遊行隊伍則疏落地堅持要完成行程。

e9a2a8e99ba8e4b8ade69096e69797e590b6e5968a
廣場上的「學運之聲」播放國際歌,振作同學士氣,唯在此飢寒交迫的侵襲下,廣播呼籲市民給同學食物、衣物和雨具,又恐怕晚間同學會受不了這場持久戰,難以熬過艱難的寒夜。

廣場上北京及外省學生的最新情況

e9a2a8e99ba8e5908ce8b7af2
據來自北京高校自治聯合會一名常委透露,北高聯晚上召開會議,整頓學生組織內部,結果決定將北高聯的組織分成三個部份,分別負責決策,權力及執行,而同學將會繼續留守天安門廣場。又表示,王丹、吾爾開希均已非北高聯代表,他們的一切發言只能代表他們個人。

該常委表示,經整頓後的北高聯有三個組成部份:(一)常委會,屬決策機關,成員來自北大、法大各有二名代表,清華、北航、人大、師大、民院各一名代表,另東郊十院校派一名代表列席。(二)全委會,屬最高權力機構,各院校派一代表為成員。(三)執委會,屬常委會下面的執行機構。

他說,現時北高聯的工作方向主要是:一方面在廣場上確定人數,輪班靜坐,氣氛要嚴肅,但亦可活潑,並且要整頓陣容,將各院校靜坐的人排列成方塊;另一方面,校外繼續派出糾察隊、宣傳隊,把守各主要路口,組成巡查團,巡視各路口及學校情況。

此外,會將廣場上車輛全部撤走;又會組織敢死宣傳團,負責攔截軍車及盡快恢復市面交通。

按目前的形勢分析,北高聯估計只有鎮壓和不鎮壓,他們決定若政府採取鎮壓行動,只要聽到第一聲槍響,便立刻全部撤退,不準備有流血犧牲。若政府不強行軍管鎮壓,則上述部署工作不變,繼續進行抗爭,及要求召開人大議罷免李鵬。

據該常委透露,目前北高聯很擔心李鵬可能會用強硬手段鎮壓,但無可否認,最近已有軟化跡象。現時解放軍進駐北京,語氣已改為協助首都維持秩序,無意鎮壓學生。他又估計現時碰到的難題是,學生體力消耗太大,但對政府的了解不足。目前情況是學生在明處唱獨台戲,政府則在暗處按兵不動,因此只能希望工人、群眾能加強聯合組織,一起推動運動,才有機會走向勝利。

北高聯由二十三日下午開始,已暫時將廣場指揮權交給絕食團。四十八小時後,北高聯組織內部整頓完善後,同學願意接受領導的話,才會接管廣場。又稱,已分配好各校的管理地帶,任務是疏導交通及在各路口阻截軍車。

此外,他又表示,北高聯本身是無權罷免任何代表,因為各代表由高校選出,所以無權罷免,只能提前通知各校,由該校自行做決定。

現時,王丹、吾爾開希均非北高聯常委,他們只代表個人。而絕食團方面,據該同學表示,絕食團經常不聽從北高聯的指示,態度囂張;另外對話代表團雖未解散,但已形同虛設,因為他們已不打算跟語個政府對話,學生運動現在只剩下一個目標,就是推翻李鵬。

北高聯考慮到同學經過長期鬥爭後,體力消耗厲害,所以希望能輪班靜坐,並在嚴肅之餘,搞一些輕鬆活潑的活動,例如演唱舞會等,讓同學留在廣場堅持下去。

他又透露,其實常委中沒與中央有任何關係,很多消息都只屬猜測,對中央高層政治內部的權力鬥爭亦不甚了解,現時只能要求儘快召開人大會議,但並不可能有實質行動。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解放軍進駐京城的目標並非對付學生,因為二十萬解放軍部隊,兩師精銳部隊裝甲兵團,要想鎮壓學生早就可以成事,但軍隊按兵不動,可能與派系鬥爭有關,背後有各自的政治目的及動機。

學生堅持留守天安門廣場,其實已經意義不大,不過由於群眾的情緒已高漲到轉折點,市民為同學辛苦堵截軍車,若撤退將對不住市民,亦不可能製造到遊行聲援時夾道歡迎的氣氛,所以作出堅持留在廣場的決定。

外省學生組織自治聯會

外地赴京高校自治聯會一名同學代表稱,近日北京的消息完全受到封鎖,特別是戒嚴令期間,外地完全沒有任何關於北京方面的學運消息。

該同學表示,第三批赴京同學已經陸續到達,昨日有二十所新加入的高校抵京,並加入遊行隊伍中,而第一批赴京同學現已離京,以勝利凱旋的形式,打算各自回去宣傳北京民運的消息及廣發宣傳單張。

03_12
他說,有部份外地赴京同學認為,學生運動應由北京向全國方面發展,現時由於消息封鎖,外地學生只知道絕食停止了,又誤會學潮已經結束了,所以北京學生應堅持學運精神,奮鬥到底。

他又表示,鐵路局對學生十分優待,出示學生證便可免費登車,又可在餐卡上用膳。他不知道這是鐵路局還是政府提供的優厚待遇,但現時鐵路運輸的安排方面出現逆轉,離京的同學一律可以放人,但赴京的則不准上車,同學只好幾經轉車才能達到赴京目的。

此外,他又透露,在武漢有使用過催淚彈驅散人群,這是學潮發生後首次有使用催淚彈的記錄。他又表示,外省的鎮壓比北京嚴重。


政局消息

中共高層連日來召開會議,並剛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此間,北京多位的消息人士只透露是由中央召開的會議,沒法確定是那一級的。據悉,在二十二日天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有消息稱,會議把學生愛國運動定為「反革命」。至於趙紫陽是否有出席這次會議,也有截然不同的說法。但從北京傳來的內部消息稱,趙紫陽在十九日起請病假三天,故此他沒有出席當天的全國幹部會議。

市面情況

北京市仍未解除戒嚴令,市面的一些公共路段的交通已恢復,交通警亦開始值勤,指揮交通。

北京市十五路段的六十一條公共汽車已恢復行駛,市民亦守秩序地排隊候車。其他交通工具,地下鐵方面已恢復已從蘋果園到北京站的一段地車服務,即仍只能局部行駛,唯其餘各段則在維修中,估計很快可全面通車。

又訊:副食品供應方面的運輸車亦很暢通地運抵北京,現時由於貨源未有截斷,所以沒有發生搶購現象。

昨日,由於解放軍沒有進城,北京市民情緒很穩定,商店亦照常營業,恢復平時的情況,沒有太大分別。

北京特約記者卓然報導北京政變
五月二十三日

北京「宮廷政變」的演進變化,迄至今晚仍不明朗。雖然中南海封鎖消息極嚴,但有關方面仍不斷有訊息傳出,在高層幹部中流傳。據記者獲悉,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已授權李鵬、楊尚昆、王震及薄一波組成四人領導小組,處理黨政軍緊急事務。這一決定顯係取得鄧小平首肯。

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被貶斥一事,迄今尚未正式公開宣佈其所犯錯誤或罪過的事實真相。繼中央黨政軍機關局級以上幹部昨天在中南海聽了有關「趙紫陽-秦基偉反黨集團罪行」的報告後,今天北京市黨政高級幹部亦聽了同樣的報告。但對外保密,遂使外界傳說紛紜。首都今日仍處於黑雲壓城的極度不安和憂慮中。

秦基偉涉及反黨集團問題,今日係首次透露,引起各方更大重視。據此間軍事觀察家分析,現任國防部長的秦基偉大將是解放戰爭中指揮渡江戰役的名將,打倒四人幫後即任北京軍區司令員,拱衛京師。前幾年軍委主席鄧小平在調動七大軍區司令員時,曾推薦秦基偉擔任軍委副主席,未獲楊尚昆同意,乃改任國防部長。此次鄧小平在調遣戒嚴部隊入京時,秦基偉持異議,北京軍區部隊表現消極,且影響王牌軍三十八軍的調動,不得已才去調動遠在四川、陝西、山西的部隊。由此可窺內部有歧見,這可能就是北京已經宣布戒嚴五天了,而已調到的部隊仍駐足郊外待命的主要原因。有消息說,還續有十多萬軍隊在赴京途中。

又訊:趙紫陽的主要政治助手,國務院體制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鮑彤,傳已被軍方拘禁。

五月二十日晨,在李鵬與楊尚昆在中南海懷仁堂黨政軍幹部大會上宣布制止動亂的強硬措施後僅數小時,建國門外的國際大廈(即榮毅成的中信公司所在地)上撒下一大批傳單,係由中央體改委簽署帶頭的五個單位發布的消息。宣稱趙紫陽已向中央政治局提議解決目前時局動盪不安的緊急措施:即由中央立即宣布學生運動的性質是愛國的,有助於促進民主改革;四.二六社論有必要,防止出現動亂,維護秩序亦有必要;反對動用軍隊實施戒嚴;李鵬應引退等內容。這批傳單散出後,立即引起中南海當局密切注意、追查,鮑彤可能因此涉嫌被拘禁,目前仍下落不明。
(卓然)

香港記者北京採訪報導六里橋軍民衝突

北京市民及學生再熬過了第三晚戒嚴令下的緊急作戰狀態,在全民皆兵的情況下,六里橋附近的大井五星店告急消息傳出後,大批聲援學生立刻坐上卡車,尾隨著不少市民騎自行車很快趕到現場。

五里店屬重要的駐軍地點,該處這兩日本來日已停泊了無數軍車,但守衛森嚴而且相當隱蔽,所以學生與解放軍的接觸機會也很少。對於晚間曾發生衝突事件,據目擊者解釋,在晚上十一時半,軍隊有十部卡車要開進後勤總部,市民以為軍隊要駛往天安門,所以在攔截過程無可避免地要與軍隊對拼。

在軍隊與市民發生衝突時,因學生曾企圖將市民和軍隊分開,唯雙方都無法平伏情緒,軍隊中有些較凶狠的開始拾起石頭磚塊打人,混戰中,傷及學生二十多人;軍隊則報稱二人性命危殆,有七十八人受傷;市民受傷人數暫無法統計,但為數不算太多。

據目擊者表示,這師軍隊因為糧食不足,士兵脾氣暴躁,加上三日三夜受困,當市民企圖攔阻時便瘋狂地動手打人,有些甚至用皮鞭打群眾。

目擊者又表示,這裡經常發生衝突,已經不是首次。不過這趟較為嚴重,市民群眾情緒激動的原因是發現這些軍車準備開動,不管是直駛到天安門,抑或是返回總部匯合其他軍車,市民都感到不安全,所以拚老命也要跟軍人對打起來。

據一位在場的鐵路工人表示,市民情緒激動是可理解的,因為,在軍車駛進總部後,估計大批解放軍將可利用地底通道一直通往天安門廣場,還可以到西單接駁一條鐵路軌道通往火車站,所以市民對軍車的動靜都非常留意和提高警惕。

又據一位已跟這師軍隊的部份士兵已建立良好關係的學生表示,本來下午他們已開始能與解放軍有說有笑,但是這師部隊屬裝甲兵團,有位頭頭長官顯得十分兇惡,跟學生一直採取不合作態度,令學生與裡面的解放軍無法建立良好關係和繼續溝通。

他又表示,這師部隊聲稱是二十七軍,但他已三次向軍隊核實,得知其實是三十八軍,不過用二十七軍來掩飾他們是精銳部隊,肩負隨時候命的特殊任務。

在衝突發生後,大批聲援學生和防暴武警趕到,事件平息後,武警離開,學生與軍隊司令展開談判,及後為方便雙方獲共同理解,互相讓步,決定讓一批聲援學生先行撤退,圍觀市民分兩批散去,希望作少許讓步後,能令談判順利。

一位糾察隊員表示,這師部隊的參謀長其實已曾與學生表明,不會進入天安門及絕對不會對付學生。所以在場的糾察隊希望,市民能保持冷靜和理智,以免造成混亂,令政府有借口鎮壓,變成幫倒忙。他又希望,市民切勿輕信謠言。

他說,這師部隊來京城後糧水不足,學生市民都把食物、飲料送給士兵,有同學更因此捱餓,兩天沒吃東西。這些部隊一直被堵住而沒法前進,以致在發生衝突時,有軍人無法控制自己,甚至邊唱歌邊打人,完全失去理性。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