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5.18 北京環城大遊行及各界的廣泛聲援 五月 3,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五月絕食抗議.
trackback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

北京市是日繼續第二天的全市人民大遊行,民心所趨,萬眾一心。在陰霾暴雨的風雲變幻中,工農兵及市民在聲援絕食同學的大勢下,將會進一步向政府施壓,爭取更大的民主自由。
ph89_3r_24_14-e4b8ade5adb8e7949f
遊行隊伍中,不少口號、標語和橫額都採用了更不客氣的措詞,由針對鄧小平等一批老人政治應該辭職和退休,轉為針對整個政府應該撤換及下台,反映人民群眾已對共產黨統治不存任何幻想。

e4b8ade5a4aee4babae6b091e5bba3e692ade99bbbe58fb0-e4b8ade5a4aee99bbbe58fb0
是次遊行隊伍非常盛大,人數超過三百萬人,把街道擠得水洩不通。除了有昨日曾經上街遊行的隊伍外,還開始有各公共事業機構的加入,例如:郵電職工、石油職工、地震局、供電局、公交工人等,還有各大小中型工廠的工人也穿上工作服,一批批地坐貨車趕來聲援。
e6aaa2e5af9fe5ae98
至於官方機構則加進了中央辦公廳、最高人民法院、檢查官、法官、解放軍文職軍人等部份政府部門的職工。不少工廠工人及機構職工因為才剛趕到,所以在載他們來的車上掛起了「我們來晚了!」的標語旗號。
e5b7a5e4babae697a5e5a0b1
此外,北京各校的中學生及老師的聲援人數亦大有增加,有些年長點的中學生更協助高校大學生維持在街頭上遊行隊伍的秩序,避免出現混亂。同時,小學生也加進遊行隊伍,唱兒歌時也蠻雄壯的。
ph89_3r_47_27-e5b08fe5ada9e881b2e68fb4
新加入的遊行隊伍中,還有不少是從外地兼程趕到的外省高校學生,主要是來自天津、武漢等鄰近省份,這批學生只須憑學生證,鐵路局便會免費提供火車票給他們赴京。e990b5e8b7afe881b2e68fb4

由於各行各業的員工,都跑上街遊行及湊熱鬧,王府井街的商店及食肆已全部關門及暫停營業,聲援學生運動。交通方面,北京遠近各處的工廠工人都乘車趕來天安門,所以中心區的交通全面停頓,只是陸續及緩慢地讓聲援車隊駛過。還有,在遊行隊伍經過的長安街及二環路等一帶的樓宇,都掛上長長的標語布條支持和聲援學生。
e7b485e69797-e99ba8e5be8c-e8a180e6b492
學生絕食第六天後相繼體力不支昏倒

北京市高校絕食學生繼續展開第六天的絕食抗議,由於學生已體力過度透支及虛脫,目前已有一批批的同學昏倒及趕送醫院治療。昏倒學生的人次已接近三千,有不少同學被送院後拒絕接受治療,要求立刻返回絕食團中。

e9a2a8e99ba8e5908ce8b7af北京市日間陰天有雨,紅十字會準備了數十部巴士讓絕食學生上車避雨。下午三時許下了一場大雨,令在現場的聲援學生及少部份留在廣場上的絕食學生十分狼狽。不過,同學其實也早作好準備,添購大量透明膠布條、雨具及搭好避雨棚,所以也能暫作臨時擋風避雨的棲身之地。
e9a2a8e99ba8e5908ce8b7af1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趙紫陽、李鵬、喬石等人,在凌晨五時曾到醫院探望絕食中昏倒的部份學生。中午,總理李鵬、教委主任李鐵映及統戰部長閻明復,又與絕食同學代表吾爾開希、王丹、程真等在人民大會堂見面。

李鵬表示,他希望所有絕食同學都能入院接受治療,給全國醫護人員能盡快搶救,保證同學們身體健康。他認為,廣場上的同學應從關心自己出發。

雖然中共官員已有初步的表態,但廣場上的同學對這些觸不着實質性問題的慰問仍表不滿,而他們所提出的兩點具體要求亦未獲明確的答覆。
e9a79be4be86e7b595e9a39fe5b7b4e5a3ab
天安門廣場是日的秩序有很大的改善,同學基本上已能把總部、各校聯絡處、物資供應處、救護中心、廣播台等設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四周,不容許群眾出入。同時,多天來天安門人來人往,同學席地而坐的休息地方都滿佈垃圾,現時已有人負責把垃圾清掃及運走。
e6b885e79086e59e83e59cbe
另一方面,市民十分支持絕食學生和聲援學生,在各大小飯店紛紛送上麵包、饅頭、飲品及水果等充份體現出他們對學生的關心和愛護,各類糧食、日用品及藥物都得到充份的補充,所以廣播台甚至宣佈暫時可以毋須給予這方面的捐贈。

此外,廣播台又宣讀了各界聲援他們的公開信,以及中國農工會盧嘉錫的聲明,還有詩人葉文福退黨的消息等。
e5bba3e692ad
目前,絕食學生的生命已危在旦夕,很多同學已被送院達五、六次之多。而人民大會堂北門的北京戲劇學院十多名同學仍繼續絕水行動。另外,新華門前又有另一批由前日開始便採絕水行動的同學,由於他們的位置較為偏離廣場,所得到的看護顯然不足。
39_31-we
至於老師加入絕食團方面,昨有十多名政法大學老師已到新華門前與絕水學生一起,參加絕食行動。

e58c97e4baace79086e5b7a5e5a4a7e5adb8e881b2e68fb4e59c98
預料工人聲援會引發罷工風潮

e5b7a5e4baba-e68993e9bc93-e68993e58092e5ae98e58092消息透露,擁有二十二萬工人的首都鋼鐵公司,擬於即日發起全面大罷工,以抗議中共政府遲遲不與學生展開直接對話。首鋼為全國重點企業,該公司工人宣布罷工,預料會引發北京,以致鄰近地區一場罷工風潮。

首都鋼鐵公司工人,是日向政府發出警告,限令政府於下午二時前與學生對話,否則舉行大罷工。中共並未與學生進行全面對話,僅國務院總理李鵬等領導人昨午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部份絕食學生,但是次會面未能得到顯著成果,三千多名高校學生繼續在天安門進行絕食。

首鋼為北京最大企業,擁有員工最多。數以百計的首鋼工人早已帶備材料,協助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駐紮營棚。若首鋼帶頭罷工,其它工廠及企業必爭相倣效,繼學潮後另一場影響性極大的工潮的出現,將無可避免。

另,中華全國總工會昨日捐出十萬元,透過紅十字會援助在天安門廣場救急的經費,支持絕食中的學生。該會發言人表示,自從蘇領袖訪華以來,該會與政府的對話便停止下來,雙方並沒有就學生絕食問題接觸。

知識份子發表五一七宣言

以著名知識份子嚴家其為首發起的一個要求鄧小平辭職的知識界簽名運動,兩天以來已收集了數以百計高級知識份子的簽名。

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嚴家其為首的一群知識份子,草擬了一份「五一七宣言」,此間廣為流傳,收集知識份子的簽名。

宣言矛頭直指中共領導鄧小平。宣言內容說:「中國還有一位沒有皇帝頭銜的皇帝,一位年邁昏庸的獨裁者,……趙紫陽總書記(五月十六日)公開宣布,中國的一切重大決策,都必須經過這位老朽的獨裁者。」

宣言又肯定是次學潮是愛國學生運動,不理會學生絕食行動的政府「是一個不負責任和喪失人性的政府,是一個獨裁者權力下的政府。」宣言最後呼籲「老人政治必須結束,獨裁者必須辭職。」

發動是次簽名運動的嚴家其透露,現在已收集了數以百計知識份子的簽名,其中包括著名學者劉再復、于浩成、蘇紹智等。

政協委員發表緊急呼籲聲明

連日來在北京出現的聲援遊行活動、各界的呼籲及發表懇切的公開信等源源不絕。其中政協常委程思遠及賈亦斌亦提出了緊急呼籲,肯定這次學運及平等對話是合理要求,所以呼籲黨和政府應滿足學生爭取此項民主權利的訴求,儘快會見學生代表,避免局勢惡化。

他們又希望黨和政府,能與學生及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一起為清除腐敗現象而鬥爭。

此外,四個民主黨派主席,包括民主同盟、民主建國會、民主促進會及九三學社亦有致函趙紫陽,建議盡快與學生對話,及勸諭同學愛護身體,停止絕食,返回學校。

新聞界要求解釋請戰真相

北京市新聞單位部份新聞工作者,要求北京市市委、市政府向人民交代「請戰」真相,因為學潮的激化是由於四月二十四日,北京市委向中央政治局常委匯報學潮動態時,要求在第一線反擊,誘發四.二五鄧小平講話及四.二六《人民日報》社論。

因此,部份新聞工作者強烈要求北京市委通過新聞媒介,公布要求中央授權的整個過程,及向各區院局總公司部署反擊的具體步驟。他們又要求公布市委、市政府在學潮中制定及實施不准向學生供水、供食物、募捐、接待、圍觀等措施的全過程。

同時,又要求市委、市政府對其在學潮中的錯誤明確表態,並儘快與市屬新聞單位代表直接對話,討論真正實現總編輯責任制及新聞管制等迫切問題。

此外,北京市十四家新聞單位數千名新聞工作者亦就學潮問題發表了《致黨中中央、國務院的公開信》,希望政府以大局為重,順應民心,防止事態拓展。

他們懇請趙紫陽、李鵬到天安門廣場看望學生,答應學生的合理要求,正式宣布這是一次愛國、民主、和平的請願,而不是動亂,並請中央與絕食學生認可的代表作真誠及直播的對話。

學者憂心如焚

(特約的資深記者卓然居於北京,與知識界常有交往,直接採訪了著名學者,表達到時局的憂思。)

席捲全國各大中城市的愛國民主運動,正在經歷一個痛苦而悲壯的過程。特別使人憂心如焚的,是在天安門廣場上已絕食六天生命垂危的三千多名大學生。

北京大學者教授聞家駟對筆者說:「我活了八十多歲,無論如何沒想到共產黨領導的國家會出現這種局面。」聞教授的哥哥聞一多教授在四十三年前為國民黨的特務殺害。他說:「學生的愛國熱情是很可貴的,我迫切希望黨和政府最高領導人到廣場去看一看,假如他們的兒女也在廣場(絕食),他們會作何感想。我四十年來都跟着黨,無論如何沒想到黨領導的國家會變成這樣。」

北大哲學系教授湯一介說:「這一次學生愛國運動將在歷史上留下比五四運動更光輝的一頁。現在已發展成為全民運動,包括工、農、兵、學、商,還有黨校黨委的。中央領導人再不公開和學生對話,後果不堪設想。這種延誤國家進步的責任在政府。」

北大東語系教授季羡林說:「今天的形勢發展更嚴重,已經是痛下決心的時候。共產黨要推倒三座大山的任務,其實並未真正完成,黨的肌體上的封建主義現象相當嚴重,不決心清除就很危險。而中華民族的良心、正義和希望是在學生身上。」

中國科學院科學史專家許良英說:「以學運為先導的民主運動,發展之迅猛,在中外歷史上都屬罕見。中國人民民主覺悟之高,使知識界大出意料之外。相對而言,中共黨和政府的領導人如此對待學生,也到了完全失去人性的地步。」許教授激憤地說:「我也是老共產黨員,我就不理解鄧小平為何要把學生的愛國正義行動說成是動亂,學生一再懇求他出來對話,他就是千呼萬喚不出來,而人也卻爭着與戈巴卓夫會談,特別是由他出面與戈巴卓夫宣布中蘇關係正常化,是違反中國憲法的,因為鄧小平現在只是黨和國家軍委主席,一個普通黨員,怎能代行國家主席和黨的總書記職責?社會主義國家怎能有太上皇?」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