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五四遊行至絕食期間學運的發展 二月 24,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五月學潮.
Tags: , , , , , ,
trackback

e59b9be6b5b7e7bfbbe9a8b0e99bb2e6b0b4e68092
四二七大遊行之後,學生以拼死面對鎮壓之心,換來政府願意對話的答覆,滿心高興地回校園等待和準備如何對話,他們都累得要命了,連歇一歇的時間也沒有,四二九的對話便上場了。

政府把這次對話很花巧地安排,由全國學聯做中間人,把剛成立的北京市高校自治聯會視為非法組織,對話的學生代表由政府挑選,北高聯新任主席吾爾開希不承認這次對話,又不滿學聯不給他發言,於是他離場,並表示要爭取正式的對話。如果政府沒有誠意,學生只能夠等到五四。

e5b08de8a9b1e79a84e58588e6b1bae6a29de4bbb6

五四的行動不容易醞釀,王丹、吾爾開希召開過中外記者會,表示他們的人身安全已得不到保障,同時又為一些關於他們個人的問題闢謠及自辯。後來,二人都減少了露面。

正當同學仍猶疑於應否在五四那天採取行動時,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被整頓,以及就學生針對新聞界報導學潮的消息失實等,北京新聞界也發起簽名運動,向當局抗議新聞不自由。

學生要求真正的對話,但政府採拖延態度。北高聯給政府限期,要五月三日中午答覆。袁木在當天召開了記者會,對學生的要求沒有提出正面的解決方法,他仍然堅持是有一小撮人在幕後策劃,於是學生決定五月四日再來一次大遊行。

e4ba94e59b9be9818ae8a18ce79a84e999a3e58ba23

對五四遊行的意義,部份學生表示目標並不明確,再遊行一次也並未必會遭到多大的阻力。怎樣才能令學潮一浪高過一浪?他們沒有主意,這次遊行所起的浪明顯是退的。

北高聯考慮復課,但學生代表之間的意見有分歧,包括時間方面到底是五月五日,抑或五月八日?政府還沒有甚麼表示,停止罷課後還能給政府甚麼壓力?而作出復課的考慮是因應若學生先作讓步,將可進行深化校園改革的活動,讓民主在校園內得以發展,讓文化啟蒙運動及反思能建立較好的基礎。

ph89_3r_37_05

可是,五四遊行結束及天安門廣場的集會之後,有同學宣布了五五復課,而這消息令同學感到十分失望。

五月五日,北京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的同學堅決表示繼續罷課,北大還向教師呼籲罷教。期時,北京航空航天學校的大字報被撕,校方搜學生宿舍,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有學生因參與學運傳被開除出校,這些消息都在北大校園的大字報廣泛流傳,於是同學情緒上沒法接受政府是有誠意跟學生對話,解決問題。

這時,各校也選出了代表,組成對話代表團,跟政府商量對話方式、時間等,學生作好了準備,亦提出了他們的對話要求,一直等待答覆,但政府一拖再拖,學生沉不住氣,開始思考更激烈的行動了。

其實,學運發展到這地步,政府不單要敷衍學生,還要應付首都新聞記者的要求,因為新聞界也站出來,除了參加五四遊行外,還遞交請願信及要求與政府對話,對新聞界此舉,學生十分支持,組織了聲援隊伍,給新聞界打氣。

e8a681e8aaaae79c9fe8a9b12

學生的不滿情緒無從疏解,各種示威行動,包括遊行、靜坐等都了無新意,而且同學也被疲勞鬥爭的情緒拖累了,再創新點的活動花招便是單車遊行,可減少同學步行的體力消耗,但這種遊行卻又必須要在大街小巷穿插,造成秩序及交通混亂。五月十日,舉行過一次之後,同學也感到再搞下去沒多大意思。

這場運動,北京學生是主角。而主角之中北京大學的學生又扮演了堅持不懈的帶頭角色,好幾次的活動都是由北大號召發起,北高聯負責協調各高等院校的意見,再統一宣布行動。

同學深深感受到的現狀是「五四」的遊行,無法超過四二七。五四之後的學運低潮可能顯示這次學運的該暫告一段落。當他們死命地掙扎想再搞起其他的活動,知道明顯地一波低過一波,他們都太累了,跟學潮過後的感受一樣,退了,落了!

不過,正常大部份高校都復課,同學都意興闌珊之際,新聞界的要求給學生助力。學運剛起,不能沉寂下去的。而外省大學也知道北京學潮的動向,他們也趕赴北京來聲援,這又增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有新力軍的支援,有令人鼓舞的響應,有不死的鬥爭士氣,他們知道應該再來行動。而歸根究底,觸發出現這次學潮的最大誘因是《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以及政府沒有誠意對話,一直採取拖延態度,基於這主要的兩點,他們便已肯定不能放棄。

於是,各院校又相繼宣布重新罷課,堅持得最徹底的北大同學表示,罷課是一種象徵,以此表明民主要求的意願,又認為運動尚未結束,同學們繼續爭取民主的熱情也沒有退卻,他們會為平等對話作準備,假如對話有合理進展,他們才會考慮復課。

北大籌委會就開列了五項復課條件:一.要求《人民日報》就其四月二十六日的社評公開糾正錯誤之處,給學運作重新公正客觀的評價;二.要求承認學生自治會的合法性;三.要求國務院立即公布調查官倒的統計數字,成立審查官倒小組,着手懲治官倒;四,要求立即給《世界經濟導報》總編欽本立復職;五.要求重新審議北京市關於遊行示威十條。

儘管學生還在堅持,但政府卻仍沒有表示,最後在五月十二日晚給對話代表團的答覆是:一.人數不多,只允二人出席對話(當時對話代表團有二十九所院校派出代表);二.採取座談形式;三.翌日上午十時提交代表名單;四.由國務院各部委領導與學生對談;五.允許部份報導。

e5b08de8a9b1e4bba3e8a1a8e59c98-e9a085e5b08fe59089

很自然,對話代表團對政府的答覆不滿,他們認為確定名單方式不對,對話代表團由二十九所院校組成,至少應允許三十五名學生代表出席。此外,他們認為必須允許新聞界公開報導,包括有電視直播及容許中外記者採訪。

此時,部份學生已發起絕食行動,其中有一位絕食同學在起行前便寫下了一張大字報,全文如下:

虛無,彷徨,卑鄙?!
我看不下去,看不下去日趨麻木甚至僵死的面目,看不下去面孔上掛着譏訕和嘲笑,看不下去昏饋無力,朽而不折的專制,我更不忍看見這次民主的鬥爭被輕鬆地定罪或澆滅。我怎能看這些淺薄、醜陋和腐敗呢?
與其平庸、卑劣地苟活,遠不如樂觀地拚搏而死!只願這句話伴隨着我的一點良心,還有我的靈魂去拚命,直到流血!
我曾自視清高,曾得意於命運之神的過份寵愛。現在才清楚我生命的三分之一已經在天真傻笑之中飛逝。我好可憐,我有甚麼引以驕傲的東西?我連一絲的僥倖都不曾有!我與一個赤身的動物無異,我的慾望被涽滅,我的理想被蹂躪,我的意志被強姦,我的毅力磨耗,我就是我,一個人已失卻了人性的人!
我不能再徬徨,我不能再等待!徬徨就是怯懦,等待就是死亡,而且比死亡更痛苦。心早碎了,血早沸了!我何不站出來?!屈從於生活,馴順於現實比閹割了自己更可悲可痛。昂起頭,挺直胸,伸出手,邁出腳腿去爭取主!這就是我的宣言。
要麼是條蛇,溜溜地爬完此生;要麼是個人,錚錚然挺立!抉擇只有兩種,我自然選擇後者。
自由不死,民主永存!
附:今日絕食,宣誓參加,不達目的,誓死不休。相信還不至於死去,盡管自去冬已有胃病,萬一不幸,父母也不會悲傷,他們唯一的兒子沒有給他們丟臉。
(五月十三日)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