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專訪李進進:北大是學潮的搖籃及發源地 二月 18,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四月學潮, 專訪.
Tags: , , , , , , , , ,
trackback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八日
ccf02009330_00039-e69d8ee980b2e980b2

我到北大還想找的另一個人是博士生李進進。我問張老師是否認識他,他說,知道他是誰,還表示可以帶我去見他。張對我說,李進進在悼胡事件中最早站出來,他的家人知道他搞學運之後,馬上叫他哥哥趕來北京勸他停手,怕他惹禍上身,所以現在李進進沒有搞下去了。

來到李進進的宿舍,拍門找他時,第一次見我這位不速之客時,他竟然說,我們見過面了。但我沒有印象,所以隨便說,香港來京的記者很多,可能你認錯了。

這開場白令雙方都有點尷尬,所以氣氛很不自然。我跟他說,是香港的一位北大校友介紹我來找他的。談了幾句,他說要換個地方到隔壁房間傾談,而鄰房的博士生跟他很熟絡。訪問時,張老師跟鄰房朋友都一起聽我們的交談。

訪問完後,張老師陪我離開,帶我到校園三角地附近聽了一會兒廣播。臨別時,他說,李進進曾到過香港搜集資料,為他的博士論文做研究準備,他剛才說跟你見過面,可能是指在香港見過面吧!

我想了想,便慢慢記起,我是在香港大學認識北大校友的時候,大家曾經匆匆點過頭打招呼,很偶然的一次因緣際會,沒想過會在北京會再見面。遇見的人太多,我又很善忘,令大家都感到很冒昧。後來,我在北大再遇到李進進,便不忘跟他道歉,而通常我在北大看完大字報後,都一定會去宿舍找他,找不到人就找他的鄰房,我們經常互通消息,熟絡了很多。

之後,我還找他再做訪問,談工人自治聯會及工運的發展可能性。他當時又重新投入運動,擔任工自聯的法律顧問。六月三日,即屠城前一日,我又去找他,談到香港的捐款不應該單是照顧學生,因為這場運動工人付出了很多,而他們的犧牲亦是最多,更加迫切需要經濟方面的支援。

本來,我還以為在工運方面,日後我或許可以穿針引線。誰知六月四日屠城之後,一切都是在不想結束的情況下,學運、工運、民運都被徹底瓦解,消滅於萌芽狀態。返港之後經過一段時間,在港的北大校友來電向我告別,因為他申請到去美國留學,簽證方面獲得通融,毋須返回內地申請。

他對我說,收到太太的信,得知李進進已遭公安抓去了。聽到這消息,我很心痛,雖然經過通緝大搜捕之後,知道很多學生、工人、知識分子沒法逃,都凶多吉少了。但是,一旦當你得知你最熟悉又很佩服的人被抓,每一個人和每一場運動的結局都是悲哀和慘絕人寰的時候,那種傷痛是錐心刺骨的。

訪問李進進──總結至四二七的學運發展

跟李進進第一次傾談時,他顯得比較小心謹慎,不過他看問題很成熟和非常深入,他是法律系博士生。訪問的中途,不時會有人敲門,大家都顯得很緊張,我總是很擔心自己會給他們帶來麻煩,因為不知道秘密警察和幹部學生到底有多少潛伏在校園。來北京採訪,才學曉了一個名詞,叫「秋後算賬」,又想起文革時期,互相告密、批鬥、揭發和打報告的事情,也令我非常不安,他們會因為和記者見面而捲入某些莫須有的罪名中嗎?誰知道將來在甚麼時候會來清算他們?

鄰房應門,都是他們相熟的朋友,招呼進來之後,有些閒聊幾句便走,有些則再約時間,他們其實也並非害怕甚麼,只是因為我算是外人,而且還未熟絡,不好解釋。再者,李進進也有流露隱退之意,我想,他原先是不想接受訪問的,但礙於人情,所以他才會對我這個對學運一無所知,從來沒有這種體驗的人,闡述了事件的來龍去脈、發展經過及內在意義。

他說,在四月十五日下午,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在新聞中播出,北京大學的同學馬上有反應,悼念胡耀邦的大字報幾分鐘內便有人張貼出來,學生的情緒慢慢在醞釀過程中,開始有批評某些領導人和要求民主自由的大字報出現。

四月十六日,政法大學首先上街遊行和發表演說,活動有幾千人參加,很有秩序和組織,而當晚便開始了靜坐。他說,這次政法大學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對北大亦有相當大的影響。

四月十七日,北大自發地組織了遊行,持著「中國魂」的牌匾旗號,約四時抵達天安門後把旗號掛上。當天參加遊行的學生提出了七點要求,包括重新評價胡耀邦功過;否定「反精神污染」、「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運動;要求新聞自由;增加教育經費,改善知識分子待遇;公布領導人及其家屬的收入和財產;如實報導此次悼胡事件。

他說,學生希望將這七點要求,以請願信的形式交人大常委會,但沒人接見他們。

到四月十八日早上,中央仍持不理睬的態度,亦不接待學生。他表示,學生希望見人民代表是憲法賦予的權利,但學生卻從來不獲任何人民代表接見過,直到晚上七時,人大常委會信訪局才派人出來接收請願信。

他認為,這次悼胡事件中,學生遊行靜坐對以後的運動將會起先導的作用,因為汲取了八六年學潮的教訓,不再是鬧哄哄的,而是要用合法、民主及和平的手段,爭取及達到民主的目標。他更形容這次運動充份體現了學生的團結精神和成熟力量。

他又強調,今次運動是使用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不要求政府立刻回答學生的問題及要求,因為程序上不民主,則誰也不能回答,而且亦不能要求一、兩位領導人來解答,問題是要民主地解決的,所以在這一點是開了先鋒作用。

他說,現在收了請願信的代表是信訪局,只是答應傳達學生訴求,但相信這七點具體要求是不可能有答案的。

到此為止,他已估計到以後的行動可能會有三個可能性:一是走到最前面,要求更多;其次是出現割裂,這是以前都有的教訓;其三是慢慢來,因為走到現在已經是很大的進步,應該告一段落,而且政治及經濟等問題,單靠學運是不能為政治性局面帶來高壓的。

他選擇了第三條路,但是當學運如火如荼的發展到不可收拾的時候,他在五月十七日組織了北大博士班上街遊行,後來還加入工運,為工自聯擔任法律顧問,並為工人組織的合法地位傷透腦筋。

他繼續談到學運的發展,提到四月十九日發生的衝擊新華門事件、四月二十日在新華門前靜坐、四月二十一日天安門廣場戒嚴,至晚上八時有十萬學生遊行到廣場靜坐,一直留到天亮,希望能參加四月二十二日的悼胡儀式。

他說,整個學生悼胡活動的過程,只有《北京青年報》和《農民日報》有較為客觀的報導。

四月二十二日悼胡當天,學生在原來的七點要求之上,提出了新的七點要求,並且在人民大會堂門前跪下來,求見李鵬。當時很多同學都哭了,精神上受不了,感情上亦受到傷害。其實同學對領導人還存有希望,雖然有喊過較為強硬的口號,但是亦希望政府能聽取同學的意見,就像小孩子對父母提出要求般,後來才知道民主是不能乞求的,所以才決定罷課,並且開始有組織地商議行動,成立自己的學生組織。

這個負責領導工作的北京市高校自治聯合會臨時籌備會,只是初步展開工作,慢慢汲取經驗的學生組織。但是到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措詞嚴厲激烈的社論,把這場運動定性為動亂和反黨時,馬上激發起學生的不滿和憤怒。

他說,當天政府在電視重申北京市遊行十條的規定,抨擊學生搞非法組織,又不容許學生在街頭公開演講及募捐。四月二十七日,學生很理智地進行遊行抗議活動,校方因為有壓力,在學校官方廣播中,勸同學不要出去遊行,還把校園大門關上。很多同學都擔心會出事,但是亦有不怕事的堅決站出來。學生出發遊行時,真是帶著非常沉重的心情步出校園的。

這次遊行有幾十萬人參加,很多群眾圍觀及表示支持,同學在設計口號和標語時,都是經過精心選擇,例如維護共產黨和引述鄧小平講話等,沿途亦衝破了多個防線,包括中關村路口、友誼賓館、白石橋、三里溝、復興門、六部口、天安門廣場和人民大會堂。

他說,四二七的這次遊行,可以說是四十年來第一次有組織的對抗政府的行為,因為以前遇到高壓就會馬上停頓下來的。

在學生遊行期間,收音機廣播了國務院的發言,表示可以對話,並提出要澄清三個謠言:關於四二零慘案、四二二跪請上書,及北師大女學生被車死等,都是有不符合事實的謠傳,但對此,學生仍然是相當不服氣的。

遊行過後,學生還是決定返回校園,由早上八時出發,到晚上一時,遊行隊伍才抵達校園。這次是高壓之下,學生無視政府的壓力,強行上街參加大遊行,而且政府越加壓制,學生情緒就越高漲;衝破軍警防線後,同學越來越有信心,而且亦爭取了團結的力量。

北大同學跑完一天之後,住在近南門的青年教師宿舍掛上了「生生不息」及「後生教先生,先生趕後生」的對聯,並跑出來歡迎參加遊行的學生隊伍回來。

分析學運的進展,李進進說,現在還不知道會往哪兒走,主要還得視乎當局怎樣處理及態度如何,也就是要看對話成功否?

他說,現由全國學聯組織學生代表來對話,但到底學生代表如何選出則還未談到。他又表示,有些學校可能會在對話後準備復課,而且會解散各校自發組織的學生自治會。其實,學生原先決定罷課的主要原因是新聞作不真實的報導,以及政府的不理睬。因此,他認為今次學運的特點是,將矛頭指向只有一家之言的新聞界。事實上,新聞界就此事的報導亦是有破綻的,例如官方的報導,沒有記者的名稱,像是要表示不願作失實的報導,而有幾份報紙,如《科技日報》、《農民日報》、《世界經濟導報》、《工人日報》及《北京青年報》,都有大突破的表現,報導比較真實,而且用自己記者的報導,而不採用政府的消息。

他又總結這次運動本身是屬於有組織地領導運動,跟以前運動有最大突破的一點是依憲法賦予的權利展開合法的活動。同時,在歷史意義上來看,是爭取民主、自由,反對獨裁、專制的口號延續,學生在這方面廣發傳單及展開宣傳,所以政府才會採取高壓態度。

他認為,在一黨專制下要求民主,只能夠是歷史性/階段性的要求,亦即是說不能超越歷史的階段性,也就是不可能在現階段實行多黨制或推翻共產黨,而只能在維護共產黨的原則下,由提出民主發展到完成民主的政治制度。

他估計,如果政府態度和緩下來,學運就會轉趨平靜,但是假如政府繼續高壓,則學生在「五一」勞動節,或「五四」紀念日時,就肯定會發起新一輪運動。又如果政府現在就抓人,則會爆發更大型的示威活動,一旦就此給政府壓下去,學生仍會等待時機爆發另一次運動!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