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4.27 訪京的第一印象 二月 18, 2009

Posted by sfchoi8964 in 序言.
Tags: , , , , ,
trackback

e58c97e4baace9a3afe5ba97e5898de79a84e590b9e8999f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訪京的第一印象

踏上飛機之前,聽著收音機廣播北京學生被《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激發上街遊行的經過。

已經上京的報館同事警告說,這次不是鬧著玩的,周圍都有不安全和被監視的感覺,赴京採訪絕不輕鬆,是會有危險的。

我對北京很陌生,在七、八年前還唸大學的時候,才第一次旅遊到北京逗留過五天,對北京的一切一切,都不熟悉。至於對中國問題的認識,我亦不甚了解,我這次前往北京採訪,是亳無把握的。

我原先是希望做一期專題,探討五四運動,後來因為報館人手不足,我亦要先做學潮和亞銀會議,才可以構思專題內容。正因此,在亞銀會議後,大多數香港記者都離開北京,我還繼續留在北京做專題報導,所以沒有間斷地全程體驗了整次事件的經過。

登上飛機的時候,心想,在傍晚到達北京,或許仍能適逢其會的,遊行隊伍不會那麼快便散去吧!到北京國際機場,才不到五時,可以趕得及的。

不過截出租車時,司機便已經說:「去北京飯店?路堵得很厲害,我試試看吧!」然後,他問:「你知道學生在遊行嗎?他們的隊伍很大,交通都給堵塞 了!」我回說知道學生在遊行,反問他會否不喜歡學生鬧事,因為他們弄到交通大亂?他說:「學生鬧事是沒錯的,他們也是為了大家好嘛!」

我不了解北京情況,所以學會了小心,沒向司機透露身份,也沒借題發揮繼續發問。在未入市中心時,交通尚好,我沒說話,只是看沿途風景,城郊很多樹木,很多綠蔭,人們很悠閒,學生遊行沒影響郊區的安靜和詳。

抵達市區後,司機說:「你瞧,堵住了!」然後他表示要繞路,又行了一段路了,經過北京站,再一段路,他說:「看!路口有學生的旗幟。」「糟了!又沒路行。」繞了一圈,經過人民大會堂,有很多軍車泊在路旁,有很多公安坐在地上休息。

在天安門附近的一帶,很多路都堵塞住了,司機不耐煩要等,一見塞車,就繞一段大路,再看有沒有辦法。如是者,五時許離開機場,兜兜轉轉的走了很多 路,七時許才繞過中山公園,在北京飯店對開的一條橫街停車,司機說:「小姐,真對不起了,公安不許轉入飯店,我只能在這裡停,你步行少許路吧!」

然後,他開價二百元,我沒有人民幣,他幫我折算,要收我三百八十元港幣,我說:「那麼貴?」他答:「路程遠嘛!」又說:「你來公幹的吧,可以開數,要收據嗎?」當然要啦!他給我一張沒有寫價錢的收據,說:「你自己填吧!」

他的語氣是大家都可以互相受惠吧!我想,開天殺價和報大數是兩地貿易往還的特色嗎?心照不宣?算啦!反正講價也無謂,司機本來說肯幫我拿行李到北京飯店的。我付錢後,他說不放心隨便把車泊在路口,我只好死死氣自己搬行李,很狼狽的過馬路到北京飯店找同事。

到北京飯店,問服務台的時候,因為我記錯房間,所以電話不通。服務員問:「你是找誰呀!」我吞吞吐吐,不好說,因為普通話不靈光,人生路不熟,摸不清他的用意,只告訴他房號。他說:「沒這房間,你是不是記者?這裡有一房間住了記者。」

我吃驚他竟這麼神通廣大,說是的,我的同事姓甚麼。他便對我說:「我早知你找錯房的了,又不早告訴我!」然後指示我如何去房間。

我不知道,我們在北京飯店工作是否應該隱瞞身份,因為,很多人告訴我,北京飯店的房間和電話都裝了偷聽器,到底這是否多疑呢?但畢竟太難說了,這國家是沒有個人自由的。

踏進房間,同事很累,因為一整天跟著學生遊行,場面壯觀。她對我說:「你錯過了歷史盛況,他們的隊伍已過,政府答應對話,他們便解散了!」

我問她:「服務台知道你們的身份,沒事嗎?」她說:「我們的行動,很難不給人知的。」

來京初期,我們很小心謹慎,談一些採訪計劃都是壓低聲音,怕有人竊聽,打電話出外時,不談內容,只說,出來見面後談談吧!有時候,我也感到不舒服,既要保護被訪者,又要保護自己,做事總是不暢快的。

這夜,我甚麼事也沒幹。第二天也不知道可以做甚麼,想:打些電話碰運氣吧!

廣告

迴響»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